Crazy Bell

主写童话,偶尔会来点重口,都是原创

看到“王的男人”还是会发出猪一样的笑声……

看了王牌特工黄金圈之后瞬间路转粉,好喜欢蛋蛋啊啊啊,演员演技爆表的说,虽然多了一个叫什么威士忌的特工长的一副西部模样的帅大叔,但我更喜欢哈里一些

给《小丑回魂》里的小丑打call!!!

大护法的台词太中二,可他本身也有中二的资格

你这头猪猫,怎么说走就走了呢?那么胖,怎么就瘦成一颗星星了呢?我确实不喜欢猫,可是我也用过你的表情包。你应该也记得自己有九条尾巴吧?
天堂没有痛苦,加油再吃成一个胖子,楼楼。

百叶追凶哈哈哈哈哈哈笑屎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错了,我真错了。不该奶茶里加冰淇淋还选择了少糖!!!我现在喝的不是冰淇淋奶茶,而是太妃糖奶茶啊啊啊甜得难以入口啊啊啊啊

有时我真想杀了自己

有时我真想杀了自己
我尝试了很多很多方法
但还是会失败
我爬上长发公主的高塔
将她交给前来救援的王子
试图激怒巫婆
然而
巫婆为了与公主比美
也蓄起了她的头发
用巫术将自己变得美丽
再然后
她被一条龙看中了
它从空中呼啸而下
抓走了巫婆
放到了另一座高塔上
我失败了
————
有时我真想杀了自己
我进入哥斯拉的老巢
试图惹怒它
用那蛮横的力量
将我扔到地平线的另一端
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化为尘埃
然而
我在哥斯拉的巢中
发现了几个蛋
它们又大又圆
哥斯拉和一头长翼的母龙站在一边
幸福的眼神
让我无法打扰它们
我失败了
————
有时我真想杀了自己
我潜入海底
寻找传说中的北欧海怪
也许它可以
将我一口吞下
满足我的愿望
在一座海底火山口边
我发现了这传说中的巨型海怪
然而
它正舒服地泡在火山口里
两条触手从附近的海沙上卷起一艘艘沉船
放在火山口上
问它
它只是眯眯眼睛
(或者根本没听见)
看着沉船慢慢熔化
我失败了
————
有时我真想杀了自己
我偷来金角银角的葫芦
对着它大喊自己的名字
再无数次地回答
然而
我并没有被吸进葫芦
化成一滩水
相反的
我从葫芦中
听到了童年的呓语
梦一样的
如白云似的
香喷喷
软乎乎
这不是我想要的
我把葫芦挂在树上
然后离开
听说那葫芦
经过了观音的点化
变成了人类和动物的通信工具
我失败了
————
有时我真想杀了自己
我蒙起眼睛
在冰山上乱跑
满怀希望
好似下一秒
就能失足跌入冰冷的海水
冻成冰雕
然而
走着走着
我踩上了一块有弹性的地面
睁眼
我发现自己正行走在一群帝企鹅身上
四周都是企鹅
密密麻麻
多得数不清
原来
天气太热了
冰山几乎都化成了水
企鹅们热得跳进了海中
耳边传来一声巨响
我刚刚踩过的那座冰山
碎了
裂了
漂走了
我失败了
————
有时我真想杀了自己
我驾驶着装满炸药的飞机飞上天
跳进一口深不见底的水井
爬过世界上每一棵参天大树
买过听说很灵验的毒药
一口闷了下去
还养了几条眼镜蛇
没想到它们最终真的戴起了眼镜
可能是电视看的太多
然后妈妈说
等你停止了你的幻想
就去上学吧
快要迟到了
妈妈的神情不太对
她看起来就像
等着猎物落入陷阱的猎人
啊啊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
走在大街上
急驶的汽车留下一股黑烟
绝尘而去
鼻涕虫爬过的地方
会有一道粘液
汽车啊汽车
请把你的粘液抹去
不要让它染黑了天空
人们都以奇怪的目光
注视着我
我不去看他们
心里盘算着
哪一辆飞驰的汽车
会夺走我的性命
我甚至挥舞着书包
冲到了马路上
那么多的车
没有一辆撞到我
————
我走进教室
放下书包
跟同学们谈起了
伟大而不死的我
神秘莫测的事件
以及
并不凶恶的怪物们
然而没有人理我
他们笑着
闹着
叽叽喳喳地说着话
我耐心地等着
哥斯拉的宝宝破壳了
巫婆被白雪的父亲救走了
北欧海怪成功地堵住了火山口
帝企鹅找到了另一片冰山
似乎天地的时间到了尽头
才有同学嗤笑一声
怪物怎么可能是好人
有这闲心编故事还不如学习
不如看书
不如写作业
可你
不也讲了这么多话吗
如同乌鸦一般吵闹的人
是你吧
我像金鱼一样沉默
不时吐几个透明的泡泡
所谓有闲心的人
是你吧
我来到角落
自己抱住了自己
有时候
我真想杀了自己
一边想着一边叹气
我尝试了很多很多次
仍然死不了
也许我
本来就不该死
如熊熊燃烧的火炬一般
希望在胸腔里燃烧着
灼痛了我
我打开心门
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除了一团火
什么都没有了
我本以为那些努力
对我无法构成伤害
却没料到
心在我喝下的一口口毒药中
早就融成了粉末
被窗外吹进微风
弄散了
从我的指缝中漏了出去
这时我知道
自己真的要死了
尽管
我还不想死
有时候

真想
杀了自己

突然发现吉娃娃的英语“chihuahua ”老是被我念成“吃娃娃”……

几只停在礁石上的海鸥被女孩们的脚步惊到,“扑棱棱”地扇着翅膀飞起来,飞羽落进了海水,瞬间便被海浪卷走。
转过一个弯,叽叽喳喳的声音迎面扑来,密玛梓这才看到海边的一群人,而且都是她熟悉的人:正在和满脸无奈的朋友跳交谊舞的晓岩岩,黑色的长发和那身银色的连衣裙怎么看都不搭;鬼鸣字一改往常的白色超短裙,而是穿了一身黑色的运动装,顺滑的黑发被一根发带简单地扎了起来,她的双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嚼着泡泡糖,悠闲地听着只有一根耳机的MP3,脑袋跟着音乐节奏一点一点的;哥特小妞鬼刃摘下了从不离身的白手套,明明没有受伤,她的手上却流下了鲜血,一滴滴地滴落在草地上,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弄脏她自己的衣服。
海边还有一座灯塔,灯还未亮起,伴着颜色温暖的晚霞,竟多了一种孤寂的感觉。
“我们到底在这里干嘛?”密玛梓问,雪小狐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略微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快了,伊荣说要等到晚霞变成紫色的时候才能起飞。”“为什么要在变成紫色的时候才能飞呢?现在就飞不行吗?”密玛梓好奇道,旁边传来一个有点man的声音:“那是因为有规则,有规则的,为了方便她——”戛然而止。密玛梓猛的回头,看到鬼鸣字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踩到了一个妹子的脚。鬼鸣字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慢慢走开了,密玛梓只能听到她嘴里在念叨着什么“假的”,其他都听不清,只看到她的嘴角边挂起了一丝奇怪的笑容。
“好奇怪的女生啊。”她从没见过她。雪小狐瞥了走远的鬼鸣字一眼,小声说道:“她可是个十分厉害的存在呢,就算望朔跟她对上也不一定是对手。”“真的这么厉害?”密玛梓惊讶极了,“那以我狼人的身份呢?”“呃……你只有被虐的份。”“什么呀,你给我点自信好不好?”
突然,一个庞然大物从海水中跃起,在空中翻了个身,把不少海水洒到了女孩们的身上,引来一片抱怨,但更多的是伊荣幸灾乐祸的大笑声,作为水神,她没有弄湿身上的任何地方,而是借着那庞然大物溅起的水,几个跳跃便到了高空,又风一样的坠回地面,在一众女孩的尖叫声中,稳稳地飘浮在离地面大约一米高的地方,脸上还带着调皮的笑容。而那庞然大物已经落回了海中,赫然是一条巨大的鲸鱼。
“这地方居然有鲸鱼……”雪小狐瞪圆了双眼,接着又发现了什么似的叫道,“还是燕麦色的?!”
燕麦色的大鲸鱼,只在人们的梦里游过,不时翻一个身,巨大的鳍拍出看不见的水花,将云朵一片片地拍散了。
“但是……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不应该出现的生物啊?”“可能是作者写不下去了,就随便编了点什么来增加字数吧。”(作者:……)
等等,梦里……难道说,我现在在做梦?鬼鸣字扶住了额头,眼睛直直地看着那条大鲸鱼,转眼间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每个人都好好地站在她面前,有说有笑,能力还是那么逆天,发型还是一如既往的中二(?)。所以,那个鲸鱼的传说,可能是假的吧……
就算是梦,也想和大家在一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