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Bell

主写童话,偶尔会来点重口,都是原创,不定期更新,欢迎对我的文文作出评价~晋江名称:九个

终于看了一直没看过的4D,然后悲催地全程扶着眼镜不让它掉下来,和观众们一起被椅子大力殴打,主角经历了什么我们就经历了什么,后半部分大雨一直下,水雾就没停过。呵。不过说真的,海王里的大战开始时,满脑子都是一群海鲜在打架,不管是长得像龙的海马还是章鱼加大龙虾的神秘boss,还有斧头鱼模样的怕光的那群生物,养父真的很不错了


当我意识到我还能梦见自己骑上扫帚飞行的时候,顿时发现自己好幸福,虽然在梦中只是一把为了追人而匆匆扎起来的破扫帚,但是飞得很开心


修理工的辛酸泪

注意:本文的主角是十字路那个稀有的npc,ooc警告!然后其他配角的名字都来源于游戏

太喜欢HK了,有一天看到一个网友说见到了修理工然后一骨钉把它劈死了,之后就想写点什么,反正我尚未遇到这个小虫(捂脸)


正文

事先说明一点,我是一个好虫,没有拿过骨钉,没有杀过同类(当然别虫也没有杀过),我的工作就是,天天维修路上坏掉的指示牌。啊,天哪,我上辈子到底是欠了谁,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令虫崩溃的工作?虽然我挺喜欢修路牌,还有插在地上的小十字架,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不需要休息。

我很想休息啊啊啊!!!一会会儿也好!!可是为什么!那个小不点老是在十字路一路骨钉带火花地劈过去的?!!!可怜了我辛辛苦苦修好的路牌,就这样被那小子给毁了……

为了避免被那小子砍死,我总是在它跑过来前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它挥起比它的身体长不了多少的骨钉,将我刚刚修好的路标,砍坏,了。这还不够,那小子一路小跑着,手中的骨钉就没停下来过,这条长长的路上很快便变得光秃秃的一片:原本在路边摇曳的草被砍碎了,很快便消失在风中;不知名的雕像只剩下了半个,上半身早就被敲碎在地上了;至于那十字铁杆子,要么被拦腰砍断倒在地上,要么就是一脑袋插在石砖的缝隙中,难清理得很。

这样也就算了,那小子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它去哪儿了,反正我是过了一段舒心日子,每天提着工具箱出门查看有没有损坏的路标。我总是忘记锁门,结果刚刚踏出门便看到不远处游荡着失了智的同胞,如果让它们进了屋子,那可就不得了了。我本以为那小子不会再回来了,然而……

一道耀眼的白光从石砖路上飞快地冲了过去,转眼便消失在了路的尽头,我躲在岩石下方瑟瑟发抖,一半是吓的,一半是气的。等到大地不再震动,遥远地听到一声沉闷的撞墙声之后,我才提着工具箱,颤抖着腿走出来,一看,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十字路吗?!!叫它大荒原也不为过吧?!我的路标,我的雕像,我的草,我的铁杆……

士可杀不可辱,然而我的拳头没有那小子的骨钉硬,只好忍气吞声地继续每一天的生活。

我偶尔也会跑到地面上去,找一直守在铁质椅子边上的虫聊天,它的声音听起来很苍老,据它所说,那个老是破坏我路标的小子是个骑士。沃姆在上,有哪个骑士像它这么皮的?!有哪个骑士会不顾它虫想法,一心一意地毁坏公共设施的?这是拆迁队队长吧!不过我想,那小子估计已经很尊重我了,起码它没有一脑袋将我撞死在路标底下。呵。

不过,就算是像小骑士这样的皮孩,似乎也有自己的同伴。上次我在温泉旁看到了一个同样提着骨钉的虫,只是它几乎有两个我那么高,头上顶着一张面具,不知怎么,那张面具看起来有些眼熟……当它泡到温泉里时,舒服地叹了一口气,即使温泉的热气不断熏烤着它,那张面具始终都稳稳地戴在它的头上,没有被拿下来过。

“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在我第五次从岩石后偷偷看过去时,那虫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神圣的沃姆,居然有虫对我如此温和地发出邀请,我迈着两条短腿跑过去,然后小心翼翼地迈进了温热的水中,刚坐下,温泉水便一直淹没到我的胸前,我瞅着眼前白茫茫的雾气,听到身边的虫开口了:

“你见过它了吧。”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

我点点头,池水哗啦啦地响着,白色的雾气一股脑地往上飘,我都看不清自己的小爪,虫小哥也不知道是怎么看到我的动作的,自顾自地说起来:

“它目前看起来还不错。”

我还在等着下文,就见小哥突然起身,细细的双臂将我从水里提溜起来,它哪来那么大的臂力哟,好歹我也是个圆溜溜的灵活的小胖虫。

“待在岩石后面别动。”把我放下后,小哥一脸认真地叮嘱完,又一脸认真地坐了回去,几秒钟之后,一个浑身冒着黑烟的小身影冲了进来,一头撞进了温泉中,过了一会儿,它身上的黑烟便神奇地消失了。是那个可恶的小骑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脑袋白白的小骑士游到小哥身边,仰起头望着它,小哥也说了些什么,不过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全身都在发抖,太恐怖了,跟杀虫狂魔共处一室啥的,嘤嘤嘤……

幸好,小骑士没待多久就冲出了温泉,等它一出门,小哥便从水中站起来,走到椅子旁去拿骨钉,趁着这个机会,我立刻跑过去,小心地开口道:

“嗯,那个……”

“你可以走出十字路,外面有很多要修的路牌。”小哥将骨钉别在腰间,向洞口走去,本想问问它和小骑士关系的我也只好将话收回去,神圣的沃姆在那一刻给了我巨大的勇气。嗯,是的,我,一个普通的虫,远远地跟着小哥离开了从小长大的十字路。

你要问多远啊?也就一个画面转到下一个画面那么远。奇怪,我在说什么……

此外我还发现,小哥看着小骑士的眼神很奇怪,温和也有,容忍也有,就像,我在看着自己辛苦修好的路牌那样,是满意的目光?

因为有小哥的保护,一路上我除了修路牌雕像铁杆路灯(顺带一提,将荧光小虫抓起来关到玻璃盏中不是件容易的事)之外,就是看风景和其它虫。其中一个红衣女虫吸引了我,她使用针线在丛林中荡来荡去时,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灵活无比的战士。就连小骑士也是,它多次和她在落满绿叶的小径上你来我往地战斗,也无数次地被打到灵魂从破碎的躯壳中飘出来,但和别虫不同的是,小骑士可以复活,神圣的沃姆哟,这是什么样的奇迹??而且小骑士在捡回了它游荡的魂时,我可以看到大把的吉欧重新回到了它的脑袋中,真是羡慕嫉妒恨……

生平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吉欧的我,发现……

好像也并不知道自己能拿吉欧来做什么。

“你可以去泪水之城打磨一下工具。”小哥说。

随着路上的虫越来越凶猛,我发现小骑士有些扛不住了,小哥都出手杀了几只眼中冒着橙光的虫,我拎着工具箱沉默地跟在后头,一路修理被小骑士破坏的东西,抓荧光小虫已经是我的强项了,而且我发现就算再怎么艰难,路上荆棘再怎么多,敌人甩过来的飞刃再怎么锋利,这臭小鬼总是对着路边的雕像一通乱砍,砰砰砰的声音中夹杂着我的心碎声。

当我跟着小哥闯进一片布满了水母的地方时,小哥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后跟个没事虫似的挥起骨钉,将我头顶的一只小水母砍爆了。小哥真的很贴心了,就连小骑士用骨钉冲它拍水时都没见它生气过。在我准备上前去修理一棵断了大半的石柱时,一双细细的胳膊将我拎了起来,我转头去看小哥,它的脸上一如既往地透着认真,但是意外的,这次什么都没说。

通过虫子们的快捷通道回到了十字路,然而这里已经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十字路了,浑身冒着橙色水泡的大飞虫嘎嘎嘎地冲过来,吵的要命,被小哥两下拍扁在地上,浑身抽搐了一会儿,然后砰的一声巨响,它竟然爆炸了!

“……”太过惊吓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的我。不过离开了这么一会儿,这里的生物怎么就变成这般鬼样子了?这让我一个小修理工该如何生存??

小哥说,它要去完成一个连它自己都记不清楚的使命,按我多年练成的眼光,这使命百分之百的跟小骑士有关。(这不明摆着吗喂)

“你要是死了,就没虫来修理路牌了。”临走前,小哥对我这样说道,我看着它离去的背影发呆,在昏暗的光线下,那拎着骨钉的身影竟然变得高大起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如果我是个女虫,怕是早就爱上小哥了吧,嗯。

那之后,我还是会偷偷溜出井,去找老虫子聊天,顺便串串门。有一只个头特别小的虫,它会把商品加价,再卖给小骑士,一些本来不值这个价的东西被它卖出了高价,我看着面前只到我肚子的虫,诚恳地问它能不能卖给我一些可以使速度变快的东西。小个子抬头瞅了我一眼,用一种非常欠抽的语气说:“你有吉欧吗?”

“我有50吉欧。”

“连个臭蛋都买不起。”它嘀咕着,重新回到了矮小的柜台后。

嗯,就是这样。不过不得不说,自从臭小鬼来了之后,这里变得热闹多了,总有个女虫坐在那张椅子上,不停地搓着小爪,左顾右盼。再往前走,我远远的看到了两座大帐篷,一阵音乐声传来,猩红的火焰在路边的火炬上跳动,莫名的有些危险。

虫怕火烧嘛,我这样想到,偶尔也去帐篷里逛逛吧。




不过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修理工是不是真的修了整张地图里被破坏的东西,文中的设定是它把整个地图都修理了多次


迪士尼:

我玩自己的梗

我吐自己的槽

因为她来自皮克斯所以我们都听不懂她在讲什么

毒苹果的新用法(硫酸)

花木兰好帅啊

天猫从背景模糊地晃过

迪士尼的新脑洞

吃饼彩蛋笑抽了


怎么形容孤独呢?

要我说,就是在过生日的时候买上一个小蛋糕,然后点上蜡烛,用各种语言给自己唱生日快乐歌,然后边哭边吹灭蜡烛,擦干眼泪吃蛋糕,内心仍然觉得很开心。这个样。


15000的吉欧,在马尔穆手下死了一次后,全部清空(……艹)

我……


躲芬达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二人转

成功从骑士转职成为召唤师,就是没有格林之子……

四个小粪虫莫名可爱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上个月被同学安利了一下空洞骑士这款游戏,我想着什么游戏能这么让人崩溃,就下载了。


第一次玩HK和第二次玩:

空洞骑士

——哎呀主角好可爱!怎么这么萌呢?

——太可怜了吧……嘤嘤嘤好心疼他但还是好萌


提索

——这货长得和那谁有点像,老是分不清

——圆盾小哥


奎诺

——声音好好听的小哥哥😊对主角挺好的,是个善良的虫

——呜呜呜呜小哥哥别跳湖了起码戴个水肺再下去啊嘤嘤嘤嘤嘤嘤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制作组做个人吧!!


大黄蜂

——是个女孩子吧?应该很漂亮,就是挥剑能不能轻一点,顺便把虫语教给我好不好?

——小姐姐,你要好好活下去呀……


格林

——啊啊啊啊别扎我痛死了为什么不能偷你一滴血你怎么不按套路冲刺啊我又掉在你头上了

——团长你别走!我送花给你好不好!!回来啊团长大人,就住在德特茅斯不好吗???团长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


米拉

——哎呀这个虫妹好可爱,就是歌词有点可怕……

——……你没疯的时候,我就已经会哼你的歌了,制作组做个人吧


镇上的老虫子(忘记叫啥了)

——是个老虫

——说到空气中有一股恶臭时的语气好搞笑


粪球君

——你个热情的虫子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孤独的芬达代言人(不)


迷妹

——哎呀制作组好细心,主角坐下时这个虫居然脸红了

——………………你转眼就忘记我是谁了吗?是谁经常出现在你的日记中是谁将你从蘑菇地里救出来是谁每次在长椅边吓唬你


佐特

——这个虫脾气好差,救了他居然还骂骂咧咧吹牛皮

——尼玛你快点安息吧,老子不救你了


莱斯

——奸商!!!

——“你把骨钉挥得像个棒槌”你曾说过这话吧,但是你这骨钉有点大啊兄弟


地图商人

——一个胖子,长得有点像蚊子,还有这地图怎么这么贵?!

——我错了,你在哪儿,快卖我地图,多少钱我都出……


龙牙姐

——哇这个大姐好帅

——不是我不跟你交流,我得保住你的命


诺斯克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大蜘蛛冲过来了怎么办往哪儿躲啊我死了

——轰!轰!轰!台阶下!跳,冲!跳,冲!


布鲁姆

——嗯,想灭火也不是不可以帮你灭的,毕竟被压榨了嘛,再说我也不想打梦魇

——你继续在团里刷碗吧。


收集古董的虫

——古董给你,吉欧给我

——凭什么我身上散发出勇者的气息就不让我交货!?你这是歧视明白吗??我卖给你的古董都是从虫的尸体旁边找到的,它们死了多久你知道吗???那味道不是更大??赶快,把吉欧交出来!


螳螂领主

——三个火枪手???????又掉刺里了!动作好快!天哪这螺旋怎么躲???

——别贪刀!别贪刀!别贪刀!我不是空洞莽夫!


前辈

——不按套路出牌啊啊啊啊啊我错了别打我求您了这骨钉的幅度好大啊哎呀又打着我了!

——已经,不想再打了,心疼也有,疲惫也有,不是打不过的原因,前辈小时候,真的很可爱


辐光

——啊啊啊啊啊啊啊大扑棱蛾子滚开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大扑棱蛾子快走开!!会飞了不起啊?!


因为被辐光的橙汁(不)和飞剑还有钉子绊住了jio,至今还没通关…………我玩的时候,两个小时中,一个小时都用来找路了。这游戏是路痴的福音,是手残的天堂!!!(划重点)

但是,或者说是不可避免的,我还是对里面的人物产生了感情(发出嚎叫:“团长大人我喜欢您!”),到了战斗的时候却发现,下不了手。跟第一次相比,虽然熟练度增加了不少,但是却没有用骨钉打击敌人的那种痛快感了。

不得不说,空洞骑士真的是一款非常优秀的游戏,建议大家都去玩一下(自动忽略购买金额)


最近压力爆炸,前些天San值过低直接加重感冒,感觉自己在海面沉浮,好不容易从深海游上来,结果给我按下去了,又浮上来,又给我按下去,到底还让不让我呼吸了?不说话的话我就回深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