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Bell

主写童话,偶尔会来点重口,都是原创,不定期更新,欢迎对我的文文作出评价~

有人在上海cp展吗???

突然有点想跑到作品里去玩一下呢
这次当个什么好呢
女巫
天使
恶魔
指路人
魔女的扫帚
人鱼
亦或者……
反派?
当个话不多的反派,和正派们对抗到底,一定很有趣!
将历代反派的缺点一一删除掉!
做最单纯可爱的反派!!

——by莫禾

论:从电动车上掉下来,脑袋撞地的重力加速度

本来都打算填坑了这几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可能得等到下个星期才能开放脑洞

是真的疼╯▂╰

星星倒映在大海里,是鱼群的灯光
但在天上,它们却只是一颗颗发光的石头

【新生】2

“嗷……”丧尸张着流口水的嘴,一步一步地往翟宅这个方向走过来,一股腐烂的绿色气体从它嘴里飘出来,飘在空中久久不能散去,翟宅咬咬牙,抬手将枕头狠狠扔了过去,啪的一下砸在丧尸大张的嘴里。
……她明明瞄准的是头!这见鬼的瞄准力!
丧尸吐出嘴里的枕头,将它甩到一边,参差不齐的指甲已经抓住了被子。翟宅知道自己不能再等,她需要武器,非常非常需要,可眼下早已没了能用的利器,刚才丢出去的枕头沾满了丧尸的口水,她肯定不会再用第二遍的。
“可恶……没想到一醒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我需要武器,什么武器都行……”喃喃自语着,翟宅扶着墙,一边观察丧尸的动作,一边慢慢后退,她有个习惯,就是激动时会开始自言自语,心里的想法毫无保留。
我想出去啊,想看看外面的太阳光,想吹吹风,想长到天花板那么高——
砰的一声,翟宅诧异地睁开眼睛,她的头顶好像撞到什么东西……“天花板?!”
真的,长高了,呢……翟宅苦笑,就是长太高了,等等,她是怎么长高的?探头往下看去,翟宅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大块的粉色晶体出现在她脚下,将她顶了起来,而天花板已经被她撞出了一个洞。翟宅试着动了动腿,发现那晶体和她的身体是一体的,她抬脚,晶体就向上抬,看样子,还把她的鞋底戳破了。
“好酷啊。”
那我要变出一把武士刀!
在心里想着,翟宅看向自己的右手,从刚才把墙打穿的样子来看,她的力气肯定十分大,这样挥刀,绝对能砍下丧尸的头。
然而,过去了一分钟,武士刀都没有出现,而下面的丧尸已经挥着手走了过来。翟宅有点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刚才不是能瞬间长高吗?怎么……
“嗷!”丧尸一掌拍在晶体上,指甲在光滑的表面上划出了一道痕迹,这可急坏了翟宅,她直接吼道:“快滚,你这肮脏的东西!”
武士刀,武士刀,快变呀,我用右手拿着爆碎牙,就是杀殿的那把刀,那把独属于他的刀……
疯狂地在心底默念着,眼看丧尸已经快要够到她的鞋子,翟宅大叫一声,右手狠狠向着丧尸劈下。
宛如切豆腐一样,丧尸的脑袋落在了地上。
“啊……”向自己的右手看去,翟宅直接看到了一把粉色的刀,是爆碎牙的模样,但是是直接长在她的手臂上。
“想象?”
“是意念。”
对面的墙突然倒塌,女孩一边扇风一边跨过碎石堆,向翟宅挥挥手:“Hi,翟宅,新生快乐,你可以叫我刺猬。”
TBC

【微笑的玉石】

明明,已经碎得不能再碎了,为什么她还活着?
那一棍子,他可是下了狠手,可为什么,躺在地上的,碎成渣的那个女孩,还在笑?!
她的笑容是他最喜欢看到的,但那只是过去,现在的她,笑得无辜,仿佛旁边那个孩子不是她杀的。
他赶到的时候,她坐在那个男孩身边,微笑着,手里抓着一颗心脏,地上全是血,那么红,却一滴都没有沾上她的白裙。这样一副景象,是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他是个人,所以他立刻把十字架化成了银剑,用力地将它插进了她的心脏,可恨的是,此时的她还在笑,丝毫没有惊恐的表情。
你这个恶魔!!!
大声吼出这句话,他崩溃地转身离去,没走几步,便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的女声告诉他,要想真正除去恶魔,用银制的锤子将其砸碎、看不出任何表情即可,如果拼凑起来的尸体没有表情,说明他杀对了;如果满脸笑容,说明,他杀错了。
……
银制的锤子用力地砸下,少女的身体不一会儿便碎裂开来,就像反复摔打一件瓷器那样,碎成了渣。没有血,只有沉默。
杀,杀错了?可是,她杀了人啊,他再杀她,是除害!不确定地往地上看去,依稀可以看出少女身体的轮廓,但她嘴角的笑容从未变过,仿佛他只是在和她恶作剧。
雨,一滴滴地落了下来,砸在男子身上,打湿了他的西装和头发,也让他慢慢地冷静下来。少女碎掉的身体躺在水洼里,在一堆碎块上还放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对了,是男孩的心脏,她是正要捕食对吧?他没有杀错,对吧?带着一丝希望,男子小心翼翼地翻开男孩的身体,掀起了他的T恤……
“小玉小姐的专业配送滴滴!”
一只手从男子面前的水坑里伸了出来,黑色的指甲用力地抠住柏油路,青筋都爆了起来,看起来这只手的主人正在用力地拽着什么东西,这景象,看着还真像僵尸袭击。
“嘿咻,来晚了一步,不过还好还好,是新鲜的没问题,看在是老顾客的份上,嗯……就收你三百个灵魂好啦,当然是等你康复后再给我啦,小玉小姐~”
手的主人从水坑里爬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面无表情的矮个女孩,她们推着辆小车,车子的外壳是绿色的,看起来有点像早餐车。从刚才起,男子就保持着掀开男孩衣服的动作,一动不动,无视了她们的存在。
他看到了什么?男孩的胸膛还是完好的,健康心脏的跳动声刺激着他的耳膜,她根本,或者说,她是在救这个心脏病男孩?
“来啊,让一让,小玉小姐必须得去治疗了哈。”领头的女孩手里拿着个簸箕和小刷子,满脸不屑地踢了踢男子的肩膀,“别跪了,再跪也跪不回最开始的她。”“求你救她!拜托!一定要救她!”把十字架扔到一边,男子想去抓女孩的脚,却没抓住,他不甘心地再试了一次,还是没抓到。
“你这人好生奇怪,又要杀她又要救她,你以为你是神啊,可以随便操纵别人的生死。不过一个长得好看点的吸血鬼猎人罢了。”女孩将地上的碎屑扫进簸箕,倒到了小车里,天上下着大雨,她的衣服却是干爽的,和落汤鸡般的男子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个妖怪,你是不是也要杀我啊?”
“是,肯定会,毕竟妖怪都是害人的。”“那如果人害了妖怪,妖怪能不能杀他?”“不能。”男子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那里面可能还夹杂着泪水,他不知道。
“几千年过去了,人类,呵,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走喽,回去吃饭!”说罢,女孩跳上小车,像玩滑板车那样,右脚在地上往后一蹬,小车顿时飞快地往前冲去,很快便消失在一条小巷子里。她的声音还回荡在男子耳边:“她跟你说她是吸血鬼,其实,她不是,愚蠢的人类。”
灵界。
“好了,最后一块。”
“要涂上史莱姆液体吗,神玉?”
“不用了。”
白皙的双脚落在了地面上,顿时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小坑,神玉,人如其名,全身都是玉石,光滑得找不出一丝褶皱,她并没有穿衣服,而是慢慢地走到了窗前,沉默地看着窗外的夕阳。
回来,真好,她再也不想去人类社会了。
“不被束缚的感觉真好,”神玉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梳理着自己的玉石头发,“在人类社会,必须要变得和他们一样,天天都要在身上涂史莱姆液体形成皮肤,还要收敛自己的脚步声。”
“那他们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一个小妖怪举手问道,神玉想了一下,笑着摇摇头:“好玩的东西到处都有,只要你的身心都变得强大,你就觉得什么都好玩。”
因为心理不够强大,她差点放弃自己的身份留在人类社会,幸好朋友们帮了她,在她的心脏被击碎时便急冲冲地从灵界跑了过来。
离她恋爱的时间,还早着呢。
“我受不了我喜欢的人冤枉我,拿锤子砸我,听信他人的谗言,这样的人,就算他天天来门前道歉,我都不会原谅他。妖怪就是这么小肚鸡肠。”
她真的走了,那个始终微笑地看着他的少女离开了,男子露出一个苦笑,她甚至,给他的这封信件都是打印的。都是他的错,哪有人杀妖怪是用锤子砸的……
不过,自此之后,新的都市传说出现了:夜里,如果见到推着小车跑过的女孩,千万不要和她搭话,不然灵魂就会被她吃掉。
(完)

在梦里见到男神的心情是雀跃的
在梦里和男神互动的心情是雀跃的
在梦里飞行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
真不想醒来啊

喂,你喜欢的那个穿裤子的发糕来了

【新生】(怪诞一组)1

翟宅的耳边一片寂静,似乎这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离她远去了。
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声,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甚至,连一阵风声也听不到了。不过是做个手术,她就要变成第二个海伦凯勒了吗?
算了,想开点,这只不过是鬼压床罢了。翟宅做了个深呼吸,眼前仍然一片黑暗,还是那种纯粹的黑色,没有闭上眼时看到的小亮点。难道说,她现在是睁着眼,才看不到那些亮点的?
既然她睁着眼,为什么什么都看不见?!
翟宅有点想哭,但也只是在大脑里想想,因为她根本没有感觉到鼻子发酸,也没有感受到眼角有渗出灼热的液体来。
连哭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好笑,她生了一场病,醒来后发现,自己变得比之前还不如,起码她之前不会生活在一片黑暗里。唉,那时候无比厌烦的医院的白墙,她好想好想再看到啊,还有妈妈逐渐衰老的脸,可就算是这样,妈妈在她心中还是最美丽的。翟宅不觉得这有多么矫情,此刻,对妈妈的回忆占据了她整个大脑,虽然心中想哭的念头更甚,但她半滴眼泪未掉,而是试图控制自己的身体。
动起来啊,快点给我动起来,我要睁眼看看这个世界!快点动起来!——
翟宅打碎了玻璃壁,从培养皿里狼狈地掉了出来,整个人趴在地板上。
她的眼睛迅速地适应了光线,并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张铺着蓝色床单的柔软小床,床头放着个泰迪熊,地上摆着一双小皮鞋。这里,明显不是医院,也不是她的家。
“嘶……身体好重。”吃力地抬起手臂,翟宅仔细看着它,这是一双白皙的胳膊,上头没有多少汗毛,也没有密密麻麻的针孔,非常的匀称,手指细长,而且有着晶莹剔透的粉色指甲。只是,这手臂怎么这么沉重?她生了一次病,还增肥了不成?
扶着墙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翟宅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腿脚,和手臂一样,白得几乎发亮,粉色的脚趾甲闪着光,她可不记得自己有涂指甲油这个爱好。
从衣柜里翻出一条连衣裙和内衣裤换上,翟宅捏了捏拳头,感觉双手十分有力,跟生病时简直天差地别,那时她连一个水杯都拿不动,现在……她觉得自己可以砸烂面前这堵白墙……
等翟宅反应过来时,她的右手已经碰到了墙面,而且是握拳的模样;下一秒,本来光洁的墙面发出卡啦一声脆响,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留下翟宅诧异地瞪着自己的拳头,她完全感觉不到痛,真的。
翟宅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脸,不痛。
“梦……吗?”
什么都感受不到,温度,疼痛,饥饿……难道她变成机器人了么?不可能吧?这是现实诶。是现实对吗……
可能是一个比较真实的梦境吧。翟宅对自己说。
突然,从破碎的墙那边探出一个脑袋,翟宅吓了一跳,直接跳到了床上,恐惧暂时占领了她的感官,导致她没发现自己骤然变好的身手:“丧尸!!”
……她知道现在科技很发达,但是这VR游戏也太真实了吧?!连丧尸身上腐烂的臭味都做出来了,更别说从它口中滴落的口水,只见那串口水落在地上时,地面瞬间发出滋滋的声音,然后在翟宅惊诧的目光中融化了。
“是真的丧尸啊啊啊!!”
多亏之前看的不少末日小说,翟宅迅速反应过来,极力压住狂跳的心脏,四下寻找可以攻击的武器,为了防止丧尸咬到她,她飞快地把那双皮鞋套上,重新回到床上,手里抓着枕头,眼睛紧盯着墙边的丧尸。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