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Bell

主写童话,偶尔会来点重口,都是原创,不定期更新,欢迎对我的文文作出评价~

喂,你喜欢的那个穿裤子的发糕来了

【新生】(怪诞一组)1

翟宅的耳边一片寂静,似乎这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离她远去了。
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声,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甚至,连一阵风声也听不到了。不过是做个手术,她就要变成第二个海伦凯勒了吗?
算了,想开点,这只不过是鬼压床罢了。翟宅做了个深呼吸,眼前仍然一片黑暗,还是那种纯粹的黑色,没有闭上眼时看到的小亮点。难道说,她现在是睁着眼,才看不到那些亮点的?
既然她睁着眼,为什么什么都看不见?!
翟宅有点想哭,但也只是在大脑里想想,因为她根本没有感觉到鼻子发酸,也没有感受到眼角有渗出灼热的液体来。
连哭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好笑,她生了一场病,醒来后发现,自己变得比之前还不如,起码她之前不会生活在一片黑暗里。唉,那时候无比厌烦的医院的白墙,她好想好想再看到啊,还有妈妈逐渐衰老的脸,可就算是这样,妈妈在她心中还是最美丽的。翟宅不觉得这有多么矫情,此刻,对妈妈的回忆占据了她整个大脑,虽然心中想哭的念头更甚,但她半滴眼泪未掉,而是试图控制自己的身体。
动起来啊,快点给我动起来,我要睁眼看看这个世界!快点动起来!——
翟宅打碎了玻璃壁,从培养皿里狼狈地掉了出来,整个人趴在地板上。
她的眼睛迅速地适应了光线,并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张铺着蓝色床单的柔软小床,床头放着个泰迪熊,地上摆着一双小皮鞋。这里,明显不是医院,也不是她的家。
“嘶……身体好重。”吃力地抬起手臂,翟宅仔细看着它,这是一双白皙的胳膊,上头没有多少汗毛,也没有密密麻麻的针孔,非常的匀称,手指细长,而且有着晶莹剔透的粉色指甲。只是,这手臂怎么这么沉重?她生了一次病,还增肥了不成?
扶着墙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翟宅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腿脚,和手臂一样,白得几乎发亮,粉色的脚趾甲闪着光,她可不记得自己有涂指甲油这个爱好。
从衣柜里翻出一条连衣裙和内衣裤换上,翟宅捏了捏拳头,感觉双手十分有力,跟生病时简直天差地别,那时她连一个水杯都拿不动,现在……她觉得自己可以砸烂面前这堵白墙……
等翟宅反应过来时,她的右手已经碰到了墙面,而且是握拳的模样;下一秒,本来光洁的墙面发出卡啦一声脆响,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留下翟宅诧异地瞪着自己的拳头,她完全感觉不到痛,真的。
翟宅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脸,不痛。
“梦……吗?”
什么都感受不到,温度,疼痛,饥饿……难道她变成机器人了么?不可能吧?这是现实诶。是现实对吗……
可能是一个比较真实的梦境吧。翟宅对自己说。
突然,从破碎的墙那边探出一个脑袋,翟宅吓了一跳,直接跳到了床上,恐惧暂时占领了她的感官,导致她没发现自己骤然变好的身手:“丧尸!!”
……她知道现在科技很发达,但是这VR游戏也太真实了吧?!连丧尸身上腐烂的臭味都做出来了,更别说从它口中滴落的口水,只见那串口水落在地上时,地面瞬间发出滋滋的声音,然后在翟宅惊诧的目光中融化了。
“是真的丧尸啊啊啊!!”
多亏之前看的不少末日小说,翟宅迅速反应过来,极力压住狂跳的心脏,四下寻找可以攻击的武器,为了防止丧尸咬到她,她飞快地把那双皮鞋套上,重新回到床上,手里抓着枕头,眼睛紧盯着墙边的丧尸。
TBC

【蓝色的金银花】(完)

“当我遇到困难时,你们都跑去了哪里?!”
冷冷地质问道,兰骆抓紧了剑柄,“天使,难道就这么自私?在我拼了命地祈祷时,也不肯出手帮助?
“我用尽生命去祈祷,最后呢?”站起身,兰骆“唰”地拔出剑,用力把它插在面前的泥土里,晶蓝色的泥土四溅,她的眸子里盈满了愤怒,“我把信仰力送给了你们,这就是我换来的,”她捏了捏自己的脸,“不老不死!”
天使垂眸:“这不是很好么?我记得你当时许的愿是活着,一定要活下去,不是吗?怎么,现在获得了永生,又想反悔了?”
“永生?如果没有家人,永生又算什么!”看着爱的人在身边不断死去,这帮劳什子天使懂什么!
她没有活下来,在她的恐惧中,那个幼儿园老师笑着把一瓶不知是什么的液体灌进她的嘴里,同时还说着“要乖乖喝药哦,小朋友,这是一周前被你藏起来的中药,老师把它们全部收起来了呢。啊对了,老师家里还有一种可以治好感冒的药粉,给你试试吧。”
“两种药合起来,就是致人死地的毒药,那个老师明明知道,可为什么她要杀我?!”兰骆笑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老师的侄子是我妈妈的学生,上课欺负女孩子,被妈妈骂了一顿,然后告诉了他的家长。到现在她还记得,妈妈悲痛欲绝的脸。
“怀恨在心。呵,人类。”
“滚。”深深呼吸了一下,兰骆的脸上又恢复了平静,“不想再看见你们,暗色联盟是我第二个家。”但不是你们的。
空气中突然响起了铃铛声,兰骆一把拔出插在泥土里的剑,理都不理天使,向着树那边走去。
“新的孩子来了。”
她以四岁孩子的身份死去,以少女的模样永生,假如,她能在——

“别人不能杀你,我可以。”
天使握着一把雪白的利剑,头顶的光圈闪闪发光,剑尖上滴落着一丝鲜血,剑身竟是穿透了兰骆的胸口,“记不记得你曾接到一个金发的孩子,他拔了你一根头发?对极了,那就是我。
忏悔吧,兰骆,你毁了多少稚嫩的生命,或者……稚嫩的天使?
只要忏悔了,兰骆,你就可以成为天使的一员,也不用继续生活在这个遍地白骨的地方。
你用法术欺骗了孩子们,让他们认为自己在一个梦幻的世界,实际上,我们脚下踩着的,是那些走到树后孩子的骨头吧?
就连我,也差点被你的温柔欺骗了。好好睡吧,兰骆。”别再醒过来了。
天使张开翅膀飞上了天,留下倒在地上的兰骆和不远处的大树,这下,天使的数量应该能增加不少了吧,自从多了这个女孩,选择成为天使的孩子大大减少,真是伤脑筋。为了天使能够继续存在,他不得不这样做,兰骆,对不住了哈,他即将成为高级天使了!
将脸上得意的表情收回去,换上一副温柔的面孔,天使慢慢地飞离了这块土地。
“真是狼狈呢,兰骆。”
兰骆醒来的时候,一只手伸到了她的前面,手的主人歪了歪头,忽然一笑,粉色的眼睛闪着光:
“说真的,我还没有见过身体由花儿组成的人呢。”
“我也一样,”兰骆将剑收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胸前的血迹几乎是瞬间消失,“没见过由晶石组成的人。”
“欢迎你加入怪诞一组!”
(完)

冷的跟个冰窟窿一样

“小哥哥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小哥哥你有想嫁的人吗?”
“没有。”
“小哥哥你有想娶的人吗?”
“没有。”
“那我娶了小哥哥可好?”

我在写什么玩意儿……

一开始……是渴望拿起剑战斗的……
希望自己能够像前辈那样帅气,挥剑挥得恣意潇洒。
后来,是自己逼着自己拿起剑
面对着未知的敌人
完全
一点儿也不帅气嘛……
很累的啊……
骗人的吧,前辈
……前辈
我已经不怕鬼了
你回来教教我好吗
拿起的剑
已经
放不下了

(接上文)

“无性别吗……”狐妖小白上上下下地观察着法斯,后者对他极度炽热的眼神完全不感冒,而是有些好奇地看着他的耳朵:“那是什么?看起来软软的。”
一只(?)合金手臂伸到了狐妖小白的脑袋上,黄澄澄的手指狠狠一捏那对雪白的狐耳:“这是真的吗?”
好奇宝宝法斯的好奇动作换来了同样好奇的狐妖小白的惨叫声。
“哎呀法斯,你捏得太用力啦!”白发小萝莉激动得一跳三尺高,直接飘在了半空中,小手轻轻捏着狐妖小白的耳朵,“还疼不?要不要给你吹吹?”
“吹气什么的,还是不用了吧……”万一吹出个龙卷风来怎么办?
“是的,不用。”这次是一个冰冷的声音,听者纷纷打了个哆嗦,狐妖小白甚至觉得皮肤上结了层冰,即使他已经在默念法术口诀,都觉得身体里每一根血管里的血都停止了流动。来人,很强大,比狐族的老族长都要厉害得多。
“狐妖?”
这,这是在冲他说话吗?他该怎么回礼?鞠个躬还是握手?还是行跪拜大礼???几秒的时间,狐妖小白已经在脑海中模拟出各种可能,哇,世界好可怕,随便一个路人都是大佬,好不容易遇到个可爱的女孩子居然还是无性别的呜呜呜,他想回家看看……
以上设想全发生在一秒之内。一秒过后,狐妖小白僵硬地转过身,向来人看去:“您——”
他看到了什么?那个抱着小萝莉的年轻男子真的是刚才发出恐怖气息的人吗??虽然说那人长得也帅身材又好是典型的超模身材不要问他咋知道的他在人类的杂志上看过但是那头长发发质真好虽然长但总拖不到地上他穿的是什么衣服呀这么飘逸难道他是个萝莉控吗!!!
“小子,我听到你的想法了。”
……而且还会读心术吗???!
“那,那个,您好,请不要责怪,呃,那个女孩,小白并没有想要侵犯她的意思……”狐妖小白紧张得都结巴了,没办法,他实在太紧张了,这感觉就像他小时候炸了山上的一座庙,太爷爷举着一根狼牙棒漫山遍野地追赶他,那种感觉真是无比的销魂。
“我当然知道,不然你以为你还能站着跟我说话吗?”男子英俊的脸上平静如水,一双银色的眸子里却发出了凌厉的光。
这时,一艘巨大的花瓣船从几人头上飞过,上面站着几个粉衣女子,手里都拿着弓箭,她们纷纷瞄准了这边,翻白的眼珠看起来恐怖极了。
“这该死的月人!”在一片箭雨飞过来时,狐妖小白看见一个长着黑长直头发的人抽出了挂在腰后的长剑,一剑将十几支箭砍落在地,看起来帅到不行。
世界,太奇妙了……狐妖小白在被白发小萝莉一脚踹到一家小吃店门前时默默地想到,他的法术对这些人一点也不管用,为啥哟?

这游戏的关卡设计者,我想给他寄刀片……

把尚方宝剑和晶蟹太刀挥起来!!
(总有人知道我在说什么)

看到一本书,书名叫《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