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Bell

主写童话,偶尔会来点重口,都是原创,不定期更新,欢迎对我的文文作出评价~晋江名称:九个

【一日谈】

金子做的酒杯与闪亮的玻璃杯碰在一起,褐色的饮料在杯里晃动,慢慢沉淀下来。
“今天怎么样啊?一切都还可以不?”
“一如既往。人们排着队上天堂,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不瞒你说,他们居然会排队!不像以前呼啦一下涌进来,鞋子帽子掉一地,还得我们去收拾,多累啊。”
“好命。”生菜被嚼的嘎吱声,和牛排在铁板上发出的声音混在一起。
“命好。”
“加班,加班,加班,这就是我们最近的日常,唉:-(”
“看得出来,你的怨念已经化成表情符号在空中乱飞了。怎么回事?”
“守门的小子喝醉了,或者说是被灌醉的,我都说了叫他们不要这时候换岗,不听。哼!让一个涉世未深的小鬼来守门,这阎魔王吃枣药丸。”
“……你在这里和我哔哔你的上司真的好吗?”
“生气,真的好气哦。”玻璃杯砰的一声砸在光滑可鉴的桌面上,碎了一半。
“服务生,麻烦换一个杯子,钱让他的上司出。”
“阎魔王记笔账。这杯子可不便宜(小声)。”服务生拿着碎了的杯子走回柜台,又拿了一个新的杯子过来。
“好了好了,快说说怎么回事。”
“地狱门被几个犯人施计打开了,地狱里关着的犯人跑出去了一大半,只有几个老胳膊老腿的跑不动之外,最先冲出去的那个犯人是最狡猾的一个。”
“当然。”
“地狱受到重创,就意味着人间会受影响,而人间如果动荡过大,天堂又会受到影响,然后——”
“住嘴!有人听着呢,这个绝对不能讲!”
“哦哦知道了。反正那个看门小鬼和他的上司已经被抓起来了,我估计那位是得退休了。”
牛排躺在铁板上冒着热气,发出滋啦啦的声音,一只苍白的手抓起银叉,用力插向牛排,把它叉到嘴边,深深地吸了一口香味。
“啥都闻不到。”手的主人遗憾地说道。
“地狱现在乱成一锅粥?”
“对啊,一锅杂烩,所有狱卒都出动了,请了假的也在赶回来的路上,而且冤魂特别多,一天到晚都在忙。”
“很高兴我当初选择当天使。”
“呵呵。”
挂在门上的风铃丁零当啷地响了起来,木门被人重重推开,大风夹杂着雪花一股脑地灌进屋子,引起一连串的抱怨。
“快点把门关上!”有人在喊。
来客将门砰的一声摔向门口,重新把风雪阻挡在门外,抱怨声也渐渐消失了,不少人去柜台前点了一杯伏特加。
“喝点烈酒?”
“不了,待会儿找不到回天堂的路,我开车来的。”
“模范。”
“生命诚可贵。”
“能和我进行这场无聊的对话的人也只有你了吧。”
“还有我。”巨大的斧头被人轻轻地放到了木桌上,帽檐下,蓝色的眼睛放出了蓝色的光芒,耀眼得很。
“请不要使用x光谢谢。”
“毕竟我俩都长着正常的骨头。”
“唔……真没趣。不过,也请我一杯呗。”
“小孩不能喝酒……嗝……”
“你的内脏着火了。”
“终于着火了,太感激你了,凯莉,我足足等了两个小时。”
“我看你是馋嘴想要喝烈酒却因为驾车不能喝酒然后看到他一杯一杯灌下去所以心生嫉妒吧。”陈述句,不是疑问句。
“……至少也不要把真相说出来。”
“你个臭天使,我看错你了……”
“凯莉,你有醒酒药吗?他喝醉了。”
“醉了的话就用鞭子抽他呀,抽着抽着就醒了,嘻嘻嘻。”
“……凯莉,等你喝醉的时候我会记得带上鞭子的。”
“小孩不能喝酒,这可是你说的!而且,我可能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了……”
“年轻的小姐,”服务生走过来,把一杯红色的饮料放到桌上,“这是坐在角落里的那个男孩点给你的。”
“谢谢。”
“哟,怪力女居然在真言酒吧里遇到了仰慕者?”
“闭嘴,你个死恶魔。”
“一点都不淑女。”
“老娘可是女汉纸!”
桌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羊皮纸。
“紧急通知:'地狱犯人出逃数量过多,请诸位恶魔立刻返回工作岗位。'看起来你们有的忙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
“出逃的犯人在人间胡作非为……shit,他们完全颠覆了人们对恶魔的了解,恶魔虽然是恶魔,但有些事情还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哼,看起来确实有点忙了。”
“别啊,凯莉你不要去!”
“为啥?顶多是加加班算了,你看看这事,这真不能忍了,我先走了。”
“问题是,那些犯人在地狱待久了,多少还是沾染了些邪恶的气息,而人间又是个平衡不稳的地方,万一罪恶多了,天平会向这边倾倒,善良多了呢,天平又会倒回去。”
“你到底想说啥。”
“一棵树成长起来不容易,万一它的根基在它成长的时候被虫蛀了,即使它最终长成,也已经千疮百孔了。”
“除虫很慢的。”
“也不能用药太多,过多的话,虫子也会适应药性,继而进化。”
“老兄,你好像趁凯莉不在的时候偷喝了好几杯啊。”
“我有吗?”
“你喝醉了。”
“哪有,你看我只喝了几杯葡萄汁,别走嘛,再陪我喝点果汁……”
“(恶寒)你跟角落凯莉的追求者喝去吧!!”
寂静的夜空,背着巨斧的凯莉站在大厦顶端,低头看着川流不息的马路,眼睛发出了淡淡的蓝光。
她的对面就是一家医院,红色的十字闪着刺眼的光,一间病房里,十几张病床上躺着小孩子,一个个要么面目呆滞,要么嚎啕大哭。
“……原来是这么回事。”
凯莉眨眨眼,反手从背后取下巨斧,斧头上映出了她眼中的蓝光。
然后,她后退几步,猛的向天台边缘跑了过去,跃到了空中。
斧头重重地砍在了医院的楼顶,刹那间,大地似乎震了一下。
天堂。
“好一个凯莉……加班吧。”
(完)

评论